宗教极端思想:把人变成魔鬼

10月13日,喀什地区中级人民法院对莎车县“7 28”严重暴恐袭击案部分被告人作出一审判决并公开宣判,58名被告人获刑。大量法庭查证的事实显示,在宗教极端思想的作祟下,暴恐分子丧失人性,伤害无辜,令人发指。记者同期对今年9月21日轮台县发生的暴恐案件也进行了采访,此案的大量事实同样揭示出宗教极端思想是如何把人变成魔鬼的。

13日,被告人艾力 图尔荪参与杀害无辜群众,在案发后自动投案,有自首情节,被人民法院依法从轻判处无期徒刑。

面对记者,艾力 图尔荪多次落泪。他惦记父母和孩子,也惦记地里要收的棉花。他的小女儿才1岁,还不会叫爸爸。“我后悔听了努拉买提 萨吾提(“7 28”案首犯,被击毙)的煽动,从家里出来做了那些丧尽天良的事,所以我自首了。”

努拉买提 萨吾提是莎车县艾力西湖镇人,宗教极端思想严重,2013年组织人员收听观看暴恐音视频,逐步形成以其为头目的犯罪团伙。今年斋月以来,他以吃斋饭、咏经为名义,先后进行7次大规模非法台比力克活动,拉拢人员,对他们进行煽动和洗脑,宣扬“圣战殉教进天堂”“建立国家”,并制造爆炸装置,进行体能训练。

7月28日凌晨,基层干部群众发现异常,向警方反映,警方依法进行调查,将个别可疑人员带回询问、审查。这本是一个民警正常的执法活动,努拉买提 萨吾提却以此为借口,指使团伙成员散布造谣称“警察杀了我们的”“杀死了妇女”等,在多个村挨家挨户敲门,高呼“圣战”口号,大喊“快出来圣战,否则你们也被杀”,煽动和胁迫村民实施犯罪。

被告人阿里木 柔则在被抓获后依然坚信“殉教进天堂。”当记者问到一些关于《古兰经》和教的基本常识问题,他均摇头表示不知,他还说自己也不知道“圣战”是什么,“天堂”是什么样的,因为“努拉买提 萨吾提没有说”。

办案民警阿警官说,大部分群众的宗教知识都不高,他们觉得努拉买提 萨吾提宗教知识丰富,都信任他。“其实努拉买提 萨吾提讲解古兰经都是断章取义,歪曲混淆,他利用群众对宗教的朴素感情和对他的信任灌输宗教极端思想,煽动实施犯罪。”

每起暴恐案件背后,都暗藏着宗教极端思想的幢幢魔影。在对轮台县“9 21”暴恐案件进行采访时,记者了解到主犯吐尔逊 买买提(被击毙)匪夷所思的宗教极端思想和言行。

吐尔逊 买买提2003年中专学校毕业后,观看阅读非法宗教内容的光碟及书籍,逐渐产生极端思想。2008年以来,他的宗教极端思想更加浓厚,收听观看大量暴恐音视频,在承包工程中聚集发展组织成员,形成以其为头目的暴恐团伙,制造了9月21日的严重暴恐袭击案件。

吐尔逊 买买提的母亲和小弟弟居住在安居富民房内,家里宽敞明亮,充满温馨的生活气息,而他自己居住的房屋,灯泡是唯一的电器,这不是因为贫困,事实上,他承包工程,收入可观。他还憎恶音乐,曾在两年前因为水果摊贩播放音乐砸了人家的摊子。

他的母亲流着泪告诉记者,实在不明白儿子怎么会成为可怕的魔鬼。“他不吃我做的饭,说我不做乃麻孜,做的饭不,还说要把我的胳膊一截截砍掉。”

在父亲去世之后,吐尔逊 买买提逊拒绝参加葬礼,得知家里在准备乃孜尔(亡人追思仪式),扬言要开着拖拉机回家,把摆好的桌椅砸掉。他的舅舅在电话里愤怒地说:“过乃孜尔是尔人的传统习俗,你若敢来捣乱试一试!”最终,他没来闹事,也没来参加。

弟弟的婚礼也是他抗拒的,因为这对新人领了政府颁发的结婚证。“我给他发了请帖,婚礼当天我知道他没有外出,他的家和我家相距200米,但他始终没有来。”他的弟弟阿不拉江痛苦地回忆说。

受宗教极端思想的蛊惑,吐尔逊 买买提和妻子已经丧失了人性,为了通过杀戮实现所谓的“天堂”梦,他们连孩子也不要了。他们的三个女儿,大的刚满五岁,小的才学会走路,孩子们还不知道她们已成为孤儿。

“他抛下一家老小,去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我实在不能接受这样的儿子,我想对受害人的家庭说声对不起。”吐尔逊 买买提的母亲用手捂着苍老的面孔哽咽地说,眼泪从指缝间不断涌出来。

10月12日下午,21岁的迪里卡玛尔 吐尔逊面色苍白地躺在轮台县人民医院的病房里,她的父母坐在病床前,神情黯然。

在9月21日暴恐分子制造的爆炸袭击案中,迪里卡玛尔失去了右腿。“当时我抱着哥哥的儿子,和妈妈一起在步行街购物,听到砰的一声巨响,我倒下了,腿刺痛,我看到了自己的小腿,不在我身上,就在那边。两岁半的侄子一直摸着我的脸,大哭。”

这位容颜清秀的年轻女孩在乌鲁木齐市上大学,这个学期她来到轮台县尔医院实习。那天,她和家人的快乐周末就这样在血泊中被终结。

病房里气氛凝重,迪里卡玛尔的父母一直不停拭泪,而他们的女儿从受伤至今却一直没有哭过。“我知道我哭了爸妈会更伤心。”她平静问:“我和那些人素不相识,无冤无仇,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

迪丽卡玛尔的父母都是在农村工作了30多年的医生,曾经帮助过无数的患者,暴恐分子的残暴让他们格外愤慨。这位父亲语气凄凉地说:“事情发生以后,无论是陪着女儿,还是一个人呆着,还是回家喂羊,我总是忍不住哭,我接受不了这么可怕的现实。”他双手紧紧捏在一起,对记者说,那些伤害善良无辜百姓的宗教极端分子,在人间必定受到法律的制裁,死了也会受到的严惩,“他们怎么可能进天堂?”

迪里卡玛尔说:“我是学医的,我知道病人心情不好会让病情恶化,所以我一直坚持,我还要坚持下去,一切都会变好的。”她学的是康复专业,她希望自己还能继续完成学业,像父母那样当一名优秀的医生,给病人带来康复,带来希望。采访中记者看到了一段迪里卡玛尔哥哥婚礼的视频,迪里卡玛尔身穿漂亮的艾德莱斯,欢快起舞,是那么美丽可爱,而现在失去右腿的她又是那么坚强成熟,令记者动容。

在医院的另一间病房里,记者见到了制造这起爆炸的女犯罪嫌疑人热孜亚 热合曼,在爆炸中,她也失去了右腿。院方介绍,她刚入院时情绪对立,抗拒治疗,多次拔掉针头。如今,在治疗之下她已无生命危险。

记者向热孜亚出示了迪里卡玛尔在现场血泊中的照片,以及受伤前青春靓丽的生活照片,并告诉她,迪里卡玛尔还将面临一场截肢手术。两组对比鲜明的照片唤醒了热孜亚的人性,她脸部肌肉颤抖,泪水不断涌出,医疗仪器报警显示,她的心率达到了138。她断断续续地说:“我怎么向她说对不起呢,她那么年轻,那么漂亮,我害了她。”

采访因为仪器报警多次中断,在热孜亚心率恢复正常之后继续进行,她反复流着泪说:我被魔鬼骗了,我上了魔鬼的当。

她说,如果那天我没有接那个电话该多好。指令她实施犯罪的电话是弟弟的朋友打来的,一个她从来也没见过的人,而她的弟弟也是受宗教极端思想病毒感染至深,在当地阳霞镇市场的暴恐袭击中被警方当场击毙。

热孜亚对记者说“我现在知道滥杀无辜绝对不可能进天堂,真希望准备走我这条路的人不要再往前走了,不要像我一样被魔鬼迷惑,害了别人,也害了自己。”

两起案件发生后,群众对两名首犯深恶痛绝,对宗教极端思想的严重危害性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暴徒们残害了无辜的生命,也给自己的家庭和亲人带来了灾难。莎车“7 28”暴恐案件发生后,涉案被告人的家人对首犯努拉买提 萨吾提充满仇恨,他们甚至想去拆了他的房子。

一名被告人64岁的父亲棕色的眼睛里充满了悲伤愤怒的眼泪:“我恨努拉买提,他给我们带来这么多的痛苦,让我们的孩子成了魔鬼,伤害了无辜的人,我恨死他了!”

另外一名被告人的父亲沉默良久后说:“他害了那么多的年轻人。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咬碎努拉买提的心脏。”

一名被告人的妻子面对记者泣不成声,说不出话来。丈夫实施了暴恐犯罪,留下她和年幼的孩子,她不知道将来的生活该怎么继续,她恨丈夫受了蛊惑去做伤天害理的事。

热爱生活的群众痛恨暴恐分子,在艾力西湖镇的一户农家,记者被热情地邀请进屋做客,尔族大妈端来热茶和馓子,“原来大家的生活挺好,打架的事情都很少,这些年轻人头脑中了毒,把好好的生活给毁了。”她悲伤地说。

记者从轮台县警方了解到,警方在处置9月21日发生的暴恐袭击案时得到了群众的大力支持。阳霞镇市场遭到暴恐分子袭击时,沿街两侧的摊位和商铺有大量群众在逛街购物,“我们立即疏散群众到附近的农村信用合作社院内,没有一名群众滞留参与,街面上只剩下民警和暴恐分子。”

在警方提供的一段视频中,记者看到了现场的处置情况。案发时,两名男性群众被疏散到了一建筑物楼上,由于占据制高点,视野开阔,他们冒着被袭击的危险,大声喊话为民警提供暴恐分子方位、提醒民警避免被袭击,还抄起手边的砖块从上往下用力砸向暴恐分子,大声为民警加油鼓劲“摩托车后面有4个!”“大车后面有炸弹啊!”“狠狠打!”

办案民警说,群众的参与为警方处置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并极大地鼓舞了民警。“我们都很感动。警民就该这样联起手来,共同宗教极端思想,打击暴恐犯罪。”

在9月21日暴恐袭击中受伤的轮台县铁热克巴扎乡村民艾合买提还在医院接受治疗,他的腹部和腿部受到爆炸物重创,目前伤情恢复情况良好。那是他人生中经历的最可怕的一幕,“第二天在医院醒来时,庆幸自己还活着,又担心没钱治疗,医生让我安心治疗,政府会帮助我的。”

艾合买提愤愤地说,因为那些暴恐分子,我们受到了伤害。“这些人都是敌人,想一想,他们这样做会进天堂吗?必须狠狠打击他们!”(新疆日报记者隋云雁报道)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Previous post 英超:切尔西VS狼队切尔西被欧冠分心此战恐怕难以取胜!
Next post “对象不是人”系列情头:我眼中最美好的风景就是遇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