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媒:老而弥坚!极限运动员挑战年龄“极限”

澳大利亚“对线日发表题为《老而弥坚:极限运动员如何挑战对年龄的刻板印象,重新定义终生体育运动》的文章,作者系新西兰怀卡托大学运动与体育文化社会学教授霍利·索普、新西兰怀卡托大学运动、健康和人类体能学院教授贝琳达·惠顿和新西兰坎特伯雷大学运动管理和营销技能讲师尼克·梅特兰。文章探究了顶尖极限运动员运动生涯长盛不衰的背后原因,全文摘编如下:

认为极限运动是年轻人和潮人专利的刻板印象早已过时。这些运动——冲浪、滑板、单板滑雪、登山、山地自行车——的参与人群一直在扩大,包括了更多的女性、性少数群体以及老年人。

最近,这些人群和文化上的变化因一些极限运动精英所取得的卓越成就和职业亮点而凸显。

在过去一周,差几天满50岁的美国传奇冲浪者凯利·斯莱特在夏威夷击败了24岁的本地选手塞思·莫尼兹,赢得著名的“管道”冲浪比赛冠军。

这是斯莱特第56次赢得职业比赛,另外他还在30年顶级冲浪生涯中获得11个世界冠军。他20岁首次获得世界冠军,经常与比他年轻30岁的运动员同场竞技。

几天后,36岁的美国单板滑雪运动员林赛·雅各贝利斯在北京冬奥会摘得单板滑雪女子障碍追逐赛金牌。这是她第四次参加冬奥会。在2006年冬奥会上,雅各贝利斯在这个拼速度的项目决赛中,在终点前不远处做了一个表示庆祝的花式动作,结果摔倒,痛失领先优势。她因此受到公众批评。

在随后的几届冬奥会上,雅各贝利斯一直与金牌无缘。但她克服一系列心理挑战,在北京冬奥会东山再起。与此同时,35岁的世界著名单板滑雪运动员肖恩·怀特参加了北京冬奥会单板滑雪男子U型场地技巧项目决赛。怀特是冬奥会五朝老将。在首次亮相冬奥会超过15年之后,怀特以第四名的成绩结束比赛,无缘奖牌,但他的强大气场和对抗时间的风格赢得了观众的赞叹。

顶尖极限运动员运动生涯的长盛不衰可以归因于训练技术、营养和运动科学的进步,但极限运动的独特文化和社群也是重要因素。

极限运动产业从10年前开始注意到一种趋势,即参与者变得老龄化。那些在20世纪七八十年代的青少年时期参加极限运动的人,如今仍然很活跃。许多人教子女和孙辈如何玩极限运动,与家人分享极限运动文化。

研究人员把这些活动称为“作为生活方式的运动”,因为运动在人们生活中发挥了核心的组织作用;人们的工作、休假和消费,都围绕对这些运动的热情而进行。“银发冲浪者”、中年单板滑雪运动员和老年滑板运动员的兴起是有大量记载的。

随着年长参与者被认定为新的小众市场,新的产品线开发出来,以满足他们的需求。许多极限运动品牌骄傲地把“传奇选手”和“老将”纳入它们的专业队伍。

许多老龄极限运动参与者也以各种方式回馈社群,从组织比赛和筹款,到创建非营利组织以给他人带来更多机会。

极限运动带来的社群意识和认同感,在许多充满热情的参与者的一生中始终有着很重要的意义。

这种溢于言表的友情引起了奥运会观众的兴趣。在东京奥运会上,人们看到,参加滑板项目碗池赛的女选手在整个比赛过程中又唱又跳、相互拥抱。在上周北京冬奥会单板滑雪女子坡面障碍技巧决赛中,新西兰选手佐伊·萨多夫斯基·辛诺特夺冠,其他选手围上来,与她相拥欢庆。

这种融洽气氛和分享喜悦的展示与大多数奥运会比赛形成鲜明对比,因为后者让国与国之间展开竞争。然而,在极限运动的亚文化中,这样的行为被认为是正常的。看到同道中人坚持不懈并取得进步是值得庆贺的事。

极限运动的跨国社群使极限运动有别于许多传统的有组织体育活动。后者往往在国家层面进行,重点是击败对手、击败别国。

这些看重社群、友谊和乐趣的基本价值观有助于解释为什么斯莱特、雅各贝利斯和怀特这样的运动员会继续训练和比赛。因为热爱,几十年后他们还在那里,从事着极限运动。

2018年,职业滑板运动员托尼·霍克(他或许是有史以来最知名的滑板运动员)发布名为“50岁时的50个动作”的视频,以庆祝自己50岁生日。现年57岁的史蒂夫·卡瓦列罗克服最近发生的股骨骨折问题,仍在延续自己的职业滑板生涯。

作为极限运动的先驱,他们继续影响和改变人们对什么是有可能的预期,激励他人不为年龄所限,继续参与极限运动。随着世界各地的体育、健康和教育组织寻求新的战略和政策来鼓励终生体育活动,人们可以从这些跨代极限运动社群中学到很多东西。

2月9日,美国单板滑雪运动员林赛·雅各贝利斯在北京冬奥会摘得单板滑雪女子障碍追逐赛金牌。视觉中国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Previous post 《以撒的结合:胎衣》部分代码分享
Next post 英超:曼联不敌狼队